曦久

是个垃圾写文的,偶尔画画(水平和我的垃圾脑残文一样)开学后会消失 欢迎扩列(是个话唠)934922096雷点瑞金其余杂食

将爱刺入心脏(上)
同下,懒得弄成文字所以截图

将爱刺入心脏(下)
懒得重新弄成文字截的图…随便看看…
前面两个人为亲友团友情客串

我就默默鱼
(嘉嘉眼睛不对称真的不是我的错)

[瑞嘉]你与我(上)

*瑞嘉向微雷安
*杀手pa
*be结局(不出意外会是我曾发过的那个,但应该会根据剧情改动)
*第一次写中长可能会微有ooc和bug(搞得好像你写短篇就没有似的)
1.
格瑞与嘉德罗斯的初次相见
那是格瑞和嘉德罗斯的同一个任务,任务内容与平常杀手组织接到的内容不同,不是往常的刺杀谁,而是活捉一个人,这似乎与杀手组织并不相干,应该去找警局之类的,不过总有些东西是明面上解决不了的,这个时候就需要鬼天盟神执玫瑰这样的在暗处的杀手组织。而且这回任务比普通任务要棘手许多,所以当鬼天盟盟主鬼狐天冲接到时也是眉头一皱,但俗话说得好,没有钱办不到的事,如果有,那就是钱不够。在对方不停加码的情况下,鬼狐天冲还是咬咬牙接下了,并且派了格瑞这样一等一的高手。
格瑞打开通讯器,偌大的显示器上缓缓出现任务内容
目标:活捉前星际海盗头目雷狮
要求:活的
可能所在地址:雷王星179号住宅
是否记忆完毕:
是                否
任务目标是雷狮?还要求活捉?有点棘手啊…格瑞默默记下所有内容,按下“是”,显示器在黑夜中缓缓消失,似乎什么也没发生过。格瑞扛起了烈斩,开始动身向往雷王星。
2.
不久前,圣空星。
雷王星王似笑非笑的看着坐在对面的圣空星王。圣空星王微微皱了皱眉,对方颇有几分黄鼠狼给鸡拜年的意味,不过圣空星可不是什么随便就可以踩上几脚的鶸,雷王星的人不可能蠢到没事找他们圣空星的麻烦,那他此次前来…
似乎是猜到了圣空星王在想什么,雷王星王率先开口打破沉默:“这回本王来是委托任务的。”
任务?…圣空星王心头一震
“圣空星王,哦不,此时此刻本王应该称呼您为神执玫瑰殿主才对吧。”雷王星王漫不经心的说道,却又给圣空星王会心一击。
但圣空星王就是圣空星王,无论什么情况下都能迅速镇定下来,稍稍调整下心态,考虑到对方可能已经知道了不少,也就不再忌讳什么,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说吧什么任务,你应该知道请我们神执玫瑰的价钱吧。”
雷王星王递过去一个卷轴,圣空星王看完冷笑一声,“你们雷王星的家事什么时候由我们神执玫瑰管了,而且你这任务可不简单,算得上SSS级了,雷王星王的人怎么不自己解决呢?”
“这可不是家事,看清楚了,本王的委托目标是‘前星际海盗头目’而不是‘雷王星三皇子’,说吧价钱多少。”雷王星王又何尝不想自己解决呢,不过想只凭追兵就抓回雷狮必然会兴师动众,自己底下可不知有多少人望着自己这位子呢
圣空星王拿出三根手指头晃了晃
“三亿?你还真是狮子大开口啊。”
……
“任务委托给鬼天盟了吗?”
“是。”
“当年鬼狐天冲给我下的绊子,我还没还呢…”
“God Rose,任务。”祖玛推开虚掩的门,递给嘉德罗斯任务
“啧…怎么又是任务…不要告诉我这回任务又是去消灭什么渣渣。”嘉德罗斯不耐烦的掏掏耳朵,接过看完卷轴,漠然藐视一切的眼里终于出现了一点兴趣,“雷狮?有点意思…”
“殿主说要您两天后出发。”
“不用,现在我还要去见个重要的人物呢…”嘉德罗斯脸上勾起一个不明所以的微笑,转身从窗口离去,暖橙色的身影消失在夜幕里
3.
两天后,雷王星
格瑞天天蹲点任务提供的地址,他就不信雷狮不会不回来,但…雷狮真的没回过…格瑞天天守在雷狮家门口,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户人家欠了多少电费or水费。最后,格瑞终于发现干等着不是办法,几经周折,终于在一个酒吧里发现了雷狮的踪迹。
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在等了许久后雷狮出现在酒吧,看着雷狮与一群葬(lei)爱(shi)家(hai)族(dao)交流,不用说格瑞也知道那是雷狮海盗团的其他成员,个个都是悬赏榜上高高挂起的,不知道有多少人为此付出了性命却又讨不到一点好处。终于格瑞在雷狮和其他人交流完后成功在一个小巷子尾随(??)雷狮
“出来吧,别躲了。”雷狮突然扭过头
真不愧是雷狮,格瑞自认为已经藏的很好了,但依旧被发现了。格瑞从暗中缓缓走出,背上的绿色烈斩在黑夜中有些刺眼
“所见皆可斩?”雷狮虽然不再当海盗,但为了躲避追捕,对于那些赫赫有名的杀手可是了解不少的。“还真是看得起我啊。”雷狮冷哼一声,拿出雷神之锤。
知道不可能谈判,格瑞也抽出烈斩
(战斗场景不会写ಥ_ಥ自行脑补&跳过)
正当格瑞和雷狮打得如火如荼的时候
“雷狮…”一声微弱的呼喊从黑暗中传来
这个声音是…安迷修?!!雷狮瞳孔一缩
嘉德罗斯从暗处走出来。“还有一个人?”格瑞和雷狮心中都一惊,但雷狮的目光很快就被嘉德罗斯手上的安迷修吸引。
“雷狮,你懂的。”嘉德罗斯摇了摇手中快昏迷的安迷修。雷狮微微沉默了会,知道自己今天肯定会栽在这,点了点头
格瑞可不管他们之间的对话,他只注意到嘉德罗斯衣服上那朵醒目的金色玫瑰和近乎标志性的大罗神通棍。是那个组织…这个武器是大罗神通棍没错了,那么使用者必然是God Rose了,这家伙肯定在那个组织里地位不低…格瑞在心里打起了他的小算盘,等格瑞想完后,再一回过神,雷狮和嘉德罗斯早已停止了谈话,雷狮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良久,雷狮抬起头,用一种近乎恳求的眼光看着嘉德罗斯,余光却始终看着安迷修,“能不能先让我把他安顿好。”
嘉德罗斯吃了一惊,能让雷狮这样放下自己的身段与骄傲求人的,这还是第一次吧…原本打算嘲讽一番的嘉德罗斯最终还是僵硬的点了头
感受到自己被人换了个姿势抱住,安迷修吃力的睁开眼睛,看见自己已经从嘉德罗斯到了雷狮手上,安迷修也不是傻子,心中或多或少猜到了几分,“雷狮你做了什么?…”难得的没有叫恶党,可见其态度认真。“不用管也不用问这个,先好好睡一觉吧。”雷狮用手覆盖上了安迷修的双眼,因为雷狮不想他看见自己眼角的泪花
回到住宅,雷狮轻轻的把安迷修放在床上,开始翻箱倒柜的为其找药,但什么也没有找到,反倒是找药时的声音将安迷修吵醒了。扭过头看到安迷修醒来,雷狮讪讪的苦笑道:“啊…对不起啊把你吵醒了…我没有找到药啊…”
明明知道马上就要离开,雷狮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甚至比平时还要语塞。“嗯…啊…那个…多保重…要记得照顾好自己…我…我先走了…”说完后雷狮不禁想给自己一巴掌,明明是离别的时候自己却婆婆妈妈的,还尽说些没营养的话,真的是很不雷狮了。
知道自己待的越久就越舍不得,雷狮决定狠下心来,拔腿一走,头也没有回一下,因为他怕他一回头就会控制不住自己眼眶中的泪水
“那天晚上灯光很亮,把他的影子拉得很长,明明触手可及,却又是自己这一辈子无法触摸到的距离。”一一安迷修回忆

好饿…(咸鱼式饥饿)
饥饿使我质壁分离
饥饿蒙蔽了我的双眼

是之前画的图! @关爱空巢老鸭 鸭哒太太帮我上的色!快和我一起吹爆她!!!
p2是原稿,果然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日常混更(装作一副超勤快的样子)用了下扫描王,嗯,画质感人

混个更(shenme)图透一下(??)是打算写的文的结局!!(也可以认为是单独的一个故事!因为不知道能不能对得上…)

诸君是否感受到了我的咸鱼之力!!高光阴影真的是太奇怪了……有没有哪位大佬可以教教我…背景头次画,怎么奇怪怎么来
再吐槽下下,指绘上色真难…(这个时候就超羡慕指绘大佬了)








(最后再凑不要脸的求关注)